攸远

摩詰志本洁,入世即为仙。

临摹练习@

当你对着他们说“我想要你只是我一个人的”

哎嘿嘿嘿嘿∠( ᐛ 」∠)_(菜鸟上路怕被追尾)

文笔不太好,不喜请按返回键w  ooc肯定是有的呀w

三日月,鹤ball,清光大天使,一期尼.







三日月:

  看见正坐在长廊边悠闲饮茶的绀发男人,走了过去,坐在他旁边。

  假装很忧愁的样子,然后成功引起某位老人的注意

“姬君,是何事让您如此困扰,不妨同老人家说说看”

(自己的内心戏:emmmmmm纠结…)

  不过还是开了口:“爷爷,以后,您可不可以只对我一人笑呢…”

“…哦?啊哈哈哈哈姬君这样的要求未免有些自私了哟,嗯,不过我答应这要求了哈哈哈…”

  他将茶盏放下,将身边人抱入自己怀里,压低声音,对着怀中人的耳朵进行音炮轰炸.

“毕竟,老人家也想姬君只属于自己一人呢……”


然后:

  后果当然是做个梦的背景乐都是他的“哈哈哈”啦(疯狂洗脑)

  还因此打开了三条家某个不得了的开关——整个本丸都充斥着他们的笑声,此起彼伏,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余音绕梁(复杂jpg.)


















五条先生:

  漫无目的的在长廊上走着…

“哇!哈哈哈有没有被鹤吓着了呢?”

“…”忍住,还要问他问题呢,还不能让他死(暗暗握拳

  努力让自己的眼眶漫出些许氤氲,眼底的液体也欲落未落.

  这引起了他的慌乱.

“哎...小女孩怎么这样爱哭呢,抱歉抱歉,鹤下次不会再…”

“…我不想鹤去吓其他的人了,鹤只能是我一个人的…”

“好好好,鹤不去吓其他人了,鹤只能是…哎???”

  青年模样的人不由瞪大了鎏金色的眼睛..

  不过也很快镇定下来.他的嘴角噙着笑,将手穿过她的腋下,轻轻抬起,到了与自己视线相平之处。

  在她嘴角处落下一吻.

“鹤愿意做主人的一人之属呢”


后果:

“鹤丸国永!你又对厨房的灶台做了些什么?!!”

 咪酱浑身煤黑的跑出厨房。

“不是我做的啊!别再打我啦!好痛!”

哎嘿嘿…其实是自己干的(收获一只皮皮婶)掩嘴偷笑jpg.














清光大天使呀:

  跪坐在榻榻米上,支撑着下巴.

  看了许久,对方仍然在摆弄着自己艳色的指甲..

(内心戏:有些无聊啊……要不…嘿嘿嘿)

  “呐,清光啊…”(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很忧郁)

  他抬头.

  你还没开始自己的表演,他便抢先一步开了口

“是我做了什么让主人不高兴的事情吗?那主人是不是已经不爱我了呢?甚至已经开始嫌弃我了呢?”

  狭长的眼里,似玻璃一样的红暗了下来.

“那我再可爱是不是也没有用了呢……”

  发觉事情开始严重偏轨,只好先放下作弄他的念头.

“不是的,我只是,想让清光只属于我一个人而已啊…”

“...”

“...”

“哎?!”

少年模样的人瞪大了眼睛,玻璃似的红眸染上了些许水色.

“那主人,你可要好好的疼爱我哦”

(woc对不起我有点想开车了)

 

后果:

“主人,部屋又出了新的单品了哦~”

“真的吗?!走走走,清光光陪我去逛逛!”

“阿鲁几!”长腿部伸出了尔康手试图挽留二人.

“您再花钱,本丸这个月就又得吃土过日子了!!”

  二人已经走远了……(无奈)









一期:

  对不起.

  绝对弟控让我没有想写下去的欲望啊…








哎…我果然不适合写人物对话什么的…(捂脸